停止产粮,跳坑,有缘小号见。
みかつるは世界の珍宝。
鹤右倾向注意。
吃米英|云亮|太宰中心|霍游。
心里仍然藏着一个英sir。

【三日鹤】Winter night.

*师生pa

*ooc

*有一辆自行车

*6k5渣短

*BB在最后

___________慎入____________


    「咔嚓、咔嚓」是鹤丸心中的声音。

    天鹅绒般的,是雪,落在的每一个角落,都是新年的气息。

     “Happy new year,三日月。”他对着天上的月说。

    相机里今天也没有他的身影。

    要说新年第一天,就是要和自己最爱的人一起度过啊,手牵着手一起走在圣诞夜的街上,那一定是世界上,一生中最幸福的事。



    三年前,鹤丸20岁,大学三年级,建筑系。

    要说鹤丸那时候,人生简直就是风生水起,要说那年头的高富帅加学霸简直就是稀有物种,那他可以算是稀有物种中的一个,177的个子以及纤细的身材很符合如今某些女孩子的口味,清秀的五官和白皙的皮肤更是没的说,还有全系第一的成绩,以至于爱慕他的女生或男生从校东门排到了校西门。

    鹤丸的心飞得比天高,他认定自己在白马王子的宝座上,当然,别人也这么觉得。

    然而鹤丸自己怎么也不会想到有那么一天自己的位置会被别人所夺走。

    听说学校刚进一个美术系的老师,年龄也大不了他多少,二十出头却很优秀,已经办过了很多画展,长得据说比自己还好看。

    听到这些的鹤丸心猛的摔在了地上,他当然不能容忍自己被别人比下去,所以决定要会一会这个逆天的老师。

    于是在次日,他全副武装,穿的闪闪发亮,跟在同是美术系的一期一振身后去上一节那个老师的课。

    “我说......鹤丸殿,您不觉得您穿的过于显眼了吗?有谁会穿着白西装去上课啊?从开始到现在我一直都能感受到路人惊讶的目光。”一期无奈扶额表示抗议,路人的目光稍稍也会波及到和鹤丸一起走着的他。

    鹤丸一本正经地说:“这个非常必要啊!我特别想知道能跟我抢美男子no.1的老师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刚见面的时候不给对方下个马威怎么可以??”

    来到大教室门口的鹤丸目瞪口呆,这哪里是上课,简直就是偶像见面会,用人山人海来形容绝对没有什么问题,一屋子的人几乎都是女孩子,看那兴奋的样子绝对和自己一样不是单纯来上课的。

    看见鹤丸的到来屋内也有了些许沸腾,有些女孩子们甚至露出了生无可恋的表情,大概内心都是“天啊鹤丸和三日月老师在同一个地方还要什么我”以及“白西装的鹤丸君好帅好美”的呐喊,有的已经开始拿起了手机拍照或者发Twitter。

    一期尴尬地带着鹤丸来到一个稍微不挤一些的位置坐下等着老师来上课,鹤丸撑着脑袋无聊地等着对方出现。

    不久之后,教室内一整骚动传来,还有女孩子疯狂的尖叫声,鹤丸打了个激灵,抬头看着门口走来的人,像画中走出来的人那样好看。噢——那就是传说中的三日月了。但是最重要的是,在他身上从内而外散发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优雅的气质还有显现出来的对于爱慕从容不迫的态度。

    鹤丸打心底承认,确实比自己热爱蹦极一类的惊险运动还有有时的朋克风更加的,吸引人,对女孩子们来说。

    三日月似乎注意到了鹤丸夸张显眼的衣着,冲着他笑了一下。

    于是鹤丸内心就有无数爪子在挠了,还敢向我散发魅力啊??!

    “一期。”鹤丸一脸不爽。

    “嗯?”

    “我要开始属于自己的斗争了。”

    “哈???”一期一振表示自己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如此懵逼。

    

    

    鹤丸的作战——当然是要找出三日月各种小毛病和失态来发到网上给他丢脸。

    于是他在校园论坛开了一个小号,【爆料三日月小分队队长】,总想着哪天可以找出“高富帅教师私底下竟是这样的人?不看就后悔!”或者“天啊!这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校园的黑暗?记私下的三日月宗近”这样的话题。

    鹤丸尝试着吓三日月打算拍他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的样子。

    第一回,他在晚上三日月回家的路上守着,爬到路旁一棵树上,给自己的脚踝上系上蹦极用的绳子,另一端绑在结实的树干上,偷拿了山姥切的布顺便染一块块红色,看起来挺瘆得慌,披在身上。

    鹤丸在树上静静地等着三日月朝这个方向走来,而自己又不能有任何动作,不能出任何声,待久了又觉得无聊地快要死掉了,差点睡着的时候听见了有向这边来的脚步声。

    啊,目标要到了。

    他等着三日月走进,离树差不多两米时,鹤丸纵身一跃,从树上跳下,对普通人来说这个太高难度太刺激了,但是他是一个蹦极老手,所以这一点高度不算什么。

    “哇!”鹤丸还有自带配音的功能,他认为现在自己一定看上去可怕极了。

    三日月看到白色染红的“鬼”从天而降时眼神中闪过一丝惊异,但是并没有做出什么动作。

    场面一度尴尬,布并不是反重力的,倒过来盖住了鹤丸的脸,拖在了地上,留着鹤丸在空中晃啊晃,他等着三日月一屁股坐到地上,可是并没有。

    鹤丸很疑惑:“诶......那个......你不害怕吗?我是鬼啊!”

    三日月一手撩起盖住鹤丸脸的白布:“哟,你是那个那天出现在我课堂上的白马王子吧?是叫鹤丸国永?这样很危险噢以后不要再这样吓人了。”

    “你......”鹤丸一时语塞。

    “哈哈哈,甚好甚好。”

    摇啊摇的鹤丸心想好你个头啊?没吓到就算了到是先把我放下来啊脑子要因为地心引力血液回流爆炸了!

    三日月贴心地看出了鹤丸的窘迫,把他从绳子上放下来,于是拍拍他的头,回自家去了。

    这之后,鹤丸更是连吃败仗,他更加确信了三日月宗近这个人,很变态。

    嗯,似乎这样吓人是行不通的。

    ——鹤丸如是想到。

    

    鹤丸的发小表示觉得他很丧心病狂。

    烛台切光忠无奈地对大俱利伽罗说:“小伽罗,我看鹤先生的心真的是被扯到地下了,看他这个样子,不要让小贞知道了啊,会带坏小孩子的。”

    “没兴趣和你们搞好关系。”大俱利伽罗·冷漠脸.jpg

    “诶!光坊伽罗坊你们别这样啊!快帮我想想办法啊!”鹤丸哀嚎表示要他们风雨同当,“我本来打算吓三日月来拍到他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的样子,但是,这个人太变态了每次之后都是哈哈哈鹤丸又是你啊,24次整整24次了啊!!”

    “鹤先生,以你现在的丧病程度是不是还可以试一下跟踪偷拍,很多明星丑闻都是狗仔跟踪偷拍get到的。”烛台切不走心地说,“我们看好你。”

    鹤丸从沙发上突然坐直了起来:“光坊,你真是天才。”

    然后鹤丸就带上他的作案工具照相机,偷偷去三日月家了。

    冷风吹得刺骨的夜,鹤丸偷偷跟在三日月后面,并且准确摸清了他家的位置。

    “好小子......真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啊??”鹤丸看着眼前的豪华别墅想道。

    翻过栅栏潜入,偷偷地透过三日月家的窗帘缝看室内的情况,三日月居然在泡茶,一脸安详满足的样子。

    真像个老爷爷啊??于是鹤丸拍下了三日月泡茶这一幕,发进了校园论坛。

    短时间内他就收到了快一百条消息,但是,大致内容无外乎于“啊,好高雅不愧是三日月老师!”以及“简直就是理想中的好男人!”“感谢po出这么优美的照片的英雄!”

    鹤丸对着评论白眼,他意识到迷妹是可怕的,虽然也并不能排除这张并没有什么爆点......

    他倚着三日月家窗户下面的墙壁,坐在草坪上想着还有什么可以get的。

    “鹤丸?你果然在这里啊?”头顶上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吓得鹤丸差点瘫在地上。

    有种干坏事被抓了个正着的慌张感......

    三日月从里面探出脑袋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神是笑眯眯的,不知道有没有生气或许才是更可怕的。

    “三日月,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鹤丸有些不知所措。

    三日月掏出手机亮给他看:“我看到了这张照片啊,这个角度不就是在我家窗前照的吗?只是没想到鹤丸会这么喜欢我。”

    “不你听我解释......我先说明我绝对不是跟踪狂啊!!”鹤丸并没有注意到说的时候他的耳根都红透了。

    “哈哈哈,外面很冷吧?要不要进来坐坐?”

    

    

    然后鹤丸真的鬼使神差地进了三日月的家门,坐在被炉前的时候他还在想自己从一开始到现在到底在搞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冷风把自己吹得僵掉了,鹤丸觉得自己端起三日月倒的茶凑到嘴边喝的动作都十分机械,茶是热的,他对茶这种东西不是很来劲,带有刺激性的可乐才符合他的风格。嘬了一小口,诶,热乎!最适合这样的寒冬了,暖到了心窝,让他稍稍放松了一点。

    如果把这种情况和光坊伽罗坊贞坊他们说的话肯定会被笑话的吧,鹤丸这么想着。

    眼前突然放大的一张好看的脸又吓了鹤丸一跳,三日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了他眼前,他差点把要喝下去的这口茶喷出来。

    “你干嘛啊?”

    三日月笑道:“看你又在发呆,感觉很有趣。话说回来,你主动靠近我这么多次,是不是喜欢我啊?”

    鹤丸心想您老还真是自恋啊,我虽然动机不纯但是也不是这种不纯,但是想了想,主动坦白自己是找茬的似乎不太好,索性破罐子破摔,说:“对呀,我就是喜欢你,我从来都没有看到过比你更帅气强大又温柔的人了*!怎么样,吓到了吗?”

    “哈哈哈是吗,真是太好了,鹤丸,我也喜欢你哟,和我在一起吧怎么样?”

    “???!????!!!?”鹤丸懵逼。

    “你你你你……”鹤丸你半天不知道应该你什么才好,他的脑内现在在爆炸。

    三日月抓住了他的手:“你是太惊喜了吗?”

    “等等!!你忘了我是学生你是老师吗?”鹤丸终于想出了重要的拒绝理论。

    “那有什么,你是建筑系的我是美术系的,我并不是你老师。”

    哦好有道理啊好像确实是这么一回事!

    于是鹤丸使出了年龄炮:“你大我太多不觉得这是在犯罪吗?”

    “不……我也才24岁而已啊鹤丸,就比你大四岁,这个不叫犯罪,这是正常年龄差,我看起来这么老吗??”

    “是啊你看起来确实这么老!!除了外表无论是生活习惯还是语气都是!!”

    三日月看起来有些失望:“这么拒绝我,你是不是单纯地怕自己故意找茬暴露才说的喜欢我?”

    鹤丸语塞,三日月还真是精明啊这也可以看出来,感觉现在自己已经无路可走的鹤丸认为自己要在名为三日月的树上吊死了。

    “……好吧,我和你在一起。”心中涌上出一些不自在。

    “嗯,太好了,鹤,我喜欢你哟。”三日月把脸凑近鹤丸,在他唇上落下一个吻。

    鹤丸又慌了,他一开始以为自己会很拒绝,但是不知为何心中反而渐渐涌出了一丝喜悦。

    鹤丸觉得,应该是因为三日月太好看了所以自己才不会讨厌,毕竟人都喜欢和好看的人接触的。

    

    

    当晚鹤丸就被三日月以太晚了自己回去太危险的理由留宿了,幸亏对方没有心急让鹤丸和自己睡。

    鹤丸躺在舒适的客房大床上,打开x信,向好友群里发了一条消息。

    【Mr.驚き:我从今天开始有男朋友了,是三日月宗近。】

    【我真帅气:鹤先生……你……真是玩脱了啊……脱到与月亮并肩飞舞了……不行我要花几天消化一下,这个不要让小贞知道,太反面了。】

    【没兴趣和你们搞好关系:/惊恐 /惊恐】

    【心愿是世界和睦:这个不太和睦。】

    【不是草莓是いちご:鹤丸殿你认真的??你怎么把自己搭进去了??!】

    【Mr.驚き:这是真的……而且很难解释!!不要打扰我我要静静!!】

    于是他关上了手机,用柔软的被子蒙住脑袋,开始用睡觉安慰自己。

    

    其实和三日月交往的感觉并不坏,鹤丸无法欺骗自己。

    那天晚上以后三日月就开始用糖轰炸自己,比如会到他租住的地方来接他一起去学校,开的还是名车,两个人一起进出学校,自是引来了不少瞩目。

    小女生们暗暗讨论着,看三日月对鹤丸的态度和眼神,就像是恋人,于是纷纷猜起了他们到底是不是恋人,更有人拍了他们走在一起时三日月看着鹤丸的照片,发进校园论坛。

    【三日月老师和鹤丸君在一起了吗?天啊我不相信爱情了,好男人都要出柜女孩子要怎么办??】

    【其实他们如果在一起了也挺好的,很般配不是吗!】

    【同意楼上!!按体型来看我猜下面那个是鹤丸君!赌不赌!!】

    【楼上+1】

    【楼上上+10086】

    【唉,21世纪某些女性表达对某个男性的爱慕之情的方式是找另一个男性插♂他屁♂股这一句话很好的体现出来了。】

    鹤丸看到这些表示想黑进服务器把这个删掉。

    于是在某个他和三日月走在校园内的早上,一个胆大的女生直接叫住了他们问他们是不是恋人。

    三日月笑的一脸爽朗地说了一句:“是的。”

    接着整个学校都沸沸扬扬,鹤丸也相当于对着全校出柜了……看着烛台切女儿出嫁的表情还有大俱利更黑的脸,鹤丸打了个冷战。

    校方领导对于三日月搞上学生这一回事表示愤怒,但是据说是三日月家那边贿赂了一下校长,再加上三日月难得的才华,他才没有被辞退。

    男友高富帅,其实没什么不好,三日月会带他去任何他想去的地方,给他买任何他想吃的东西,闲着时给他画像,画完之后鹤丸看着自己的画像表示太好看了不太真实,应该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效应。

    三日月说:没有啊,鹤丸一直都是这么好看。”

    甜言蜜语呀,酥进了鹤丸骨头里,不得不说,对于这个人,喜欢他,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鹤丸一开始没有那么喜欢三日月,但是随着勉强答应他交往以后就发现,三日月有很多地方值得自己喜欢,如果说他热情似火,那么三日月就是温婉如玉,个性的碰撞,擦出火花,点燃了鹤丸的心。

    然后鹤丸就觉得自己彻底gay了,三日月的错,不得不说,美色误人啊。

    一开始三日月亲过来他是拒绝的,但是自从沦陷了以后,鹤丸就开始喜欢三日月亲过来了,甚至主动索吻,三日月到他家时可是勾着对方脖子亲个够,他比三日月矮上三厘米,所以只要稍稍抬头就可以了。

    发小们表示看着热恋中的鹤丸都要被闪瞎了。

    三日月看到自己的鹤对他越来越热情也很高兴,挑了一个合适的日子,觉得差不多了就把人拐上了床。

    那是那个夜一年后,鹤丸躺在三日月被窝里,一开始和他在被窝里动手动脚闹着玩,三日月玩着玩着就想把他剥了。

    感觉到三日月已经开始扒自己睡衣的鹤丸惊了一下,他跨坐在三日月身上,按住他的手说:“你今天是想耍流氓吗?你个老流氓?”

    “嗯,是呀,气氛正好不是吗?”三日月饶有兴致地摸着鹤丸的脸颊,大拇指摁过鹤丸柔软的嘴唇,稍稍伸进去了一些。

    鹤丸轻笑,俯下身对着三日月的耳朵轻轻地说:“想做也可以,但是我不要在下面,你长着这么好看的一张脸,怎么说也是你在下面才对啊。”然后他解开三日月的扣子,手指顺着喉咙一路向下。

    三日月将手移到鹤丸腰侧,抚摸着他的腰线,鹤丸瘦,但是身体的线条却很美,三日月听见了他微微的喘息:“要不你来试试?”

    体格这方面鹤丸只能认怂,三日月脱衣显肉,比自己强壮,力量上面拗不过他,于是最终还是摆脱不了乖乖地做下面的那个。

    

little meat: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4069498800982126&vid=5846265708&extparam=&from=1110006030&wm=44076_0013&ip=106.6.56.173

    年轻人轰轰烈烈的恋爱呀,就是如此像暴风雨,心意相通的感觉就是如此。

    

    

    轰轰烈烈在鹤丸毕业的那年戛然而止。

    鹤丸被分到了东京工作,三日月本也想和他一起去,但是据说家中出现了一些变故,他的父亲三条去世了,留下三条公司偌大的家业。

    临别的时候鹤丸眼眶红红的但是没有把太多悲伤的情绪表现出来,三日月抱住他说:“鹤呀,不要紧,只是见面次数少了一些而已,不能天天在一起了,我并没有离开你,异地恋这种东西我是可以驾驭的,你可不要移情别恋了啊。”

    鹤丸抵着三日月的肩膀点点头,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抱紧了一些,现在他还觉得自己一开始高事情搞来的男朋友还是一个上天给他的梦。

    他们挥手告别,登上了去往不同地方的飞机,天各一方。

    

    

    

    「咔擦——咔擦——」鹤丸一遍遍拍下新年夜的东京夜景,夜空正美。

    今年他没有联系上三日月,估计他是不会来陪他了,三日月继承了公司,现在正忙得很,可以理解。

    “Happy new year.”

    “Happy new year.今夜的月色真美*。”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鹤丸有些难以置信地回头。

    他就站在那,还是熟悉的模样。

    他们在冬夜相通,又在冬夜重逢,身后的教堂有钟声响起,三日月拿出心形小盒打开——

    “鹤,你愿意和我共度一生吗?”钻石镶嵌在戒指上闪闪发着柔和的光,问的人脸上挂不住的笑意与温柔。

    “我愿意。”

    新年的烟花飞舞映照的冬日夜空下,两个身影依偎在一起。

    其实,答案早已不需言语来表达。


end.

____________

第一个*这是花丸第九话鹤对爷的评价【?

第二个*我爱你的意思(´・ω・`)

#称呼这方面都是考据官方爸爸,至于爷鹤我是理解为没有恋爱的时候爷叫的是鹤丸恋爱了以后才叫鹤,嘛花丸里爷就是叫鹤丸的ヽ(゚∀゚)ノ


为自己不够成熟的文字感到抱歉,能多练练笔就好啦……

趁着短暂寒假来割一割大腿肉,最近看着列表滋生了一种全世界都跳坑了就我还死在坑里的感觉,唉,谁叫这两个老头对我来说毒性太强了呢,谁叫自己就是一个动起真心一爱就是爱个三四年的人呢,感觉我都可以坚持到看尽刀圈起落了。

高考以后真心想要拥有一群一起肝爷鹤的小伙伴啊(。•́︿•̀。)

寒假结束就删LOFTER了,六月份见吧【笔芯

并没有人在意【划掉

评论(5)
热度(98)

© 啊殊_有缘再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