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懒,谨慎关注。
沉迷打农药而变得石乐志。
みかつるは世界の珍宝。
鹤右倾向注意。
吃米英|铠约|太宰中心|霍游。
心里仍然藏着一个英sir。

【三日鹤】destiny

暑假最后一天终于发出来了我好感动!!!

憋了好久的东西,我效率低到爆炸。。。

ABO设,9k7

嘿嘿嘿有

怀念那个发誓不写嘿嘿嘿的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三日月宗近一进房间,就有香甜的气味钻入鼻孔。

    屋内藏着一名正处于发情期的omega,这是绝对不会错的,而大名鼎鼎的三条家大家长三日月宗近是一个出色的alpha,几乎没有哪个黑道人士不知道。

    所以,又会是哪个omega会在这种时期还特意跑进自己的房间呢?胆子真是大到不行。

    嘴角自然上扬一个优美的弧度,三日月特意没有开灯,走进了漆黑的房间,omega发情时期的信息素味道随着走进,越发的浓郁,越发的香甜,又不会显得腻。

    这一定是自己中意的omega。三日月想,但是在这个时间偷偷地进来的人,不可能抱有好意。

    他可以确定,那名omega就躲在书柜旁边,对方有些慌张,三日月步步逼近:“虽然不知道你有什么目的,出来吧,我知道你在那,以你现在的状态,你还会以为自己逃得出去吗?”他左手将挂在腰间的华美太刀弹出鞘,随即右手握住了刀柄,眼中的新月在淡淡的月光的照耀下似乎在闪闪发亮,他蓄势待发。

    下一秒,三日月挥舞太刀,砍向了书架旁的阴暗处,“铛——”金属与金属碰撞的声音如此的刺耳,伴随着对方重重的喘息,潜伏者暴露在了月光之下,三日月只能看清他姣好的轮廓,脑后一撮略长的发似乎没有颜色,亮的透明。

    “你是谁?”三日月问道,靠着体能上的优势把刀一点点压向对方。

    对方没有作声,一个突然发力,把三日月的刀推开了,迅速地把刀收入刀鞘,跑向窗台,似乎打算从窗户逃出去。

    发情中的omega哪里会有那么多的体力?入侵者双腿一软,跌倒在了地板上。

    三日月走向前,对方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他一个跨坐在了他身上,顺手将手中的太刀插在了对方脸旁的地板上。

    三日月眯起眼睛:“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是谁了吧?入侵者先生。”

    “大名鼎鼎的三条家大家长不是消息很灵通吗?你可以自己去查呀,你现在想把我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入侵者轻佻地说,语气里还带着几分不稳。

    “哈哈哈,甚好,甚好。”将地上的人拉了起来,掰过他的下巴,一个响指,室内的灯亮了。三日月终于看清了对方的样貌,那是一张姣好精致的脸,有着如同满月的金色瞳孔,雪白的发,雪白的皮肤,脸上带着一抹潮红,挂着一些汗。

    “是个美人呢,雪白的如鹤一般。”三日月发自内心地惊叹。

    对方似乎很不满:“你难道不知道大多数男人并不喜欢别人用美来形容自己吗?”

    “哈哈哈,那我可真是失礼了呢,没错的话,你就是伊达家的鹤丸国永。”

    炙热的气息紊乱地喷在三日月的脸上,信息素很香甜,下一秒,omega突然将脸凑近,三日月眼前满是一片蜜金色,这些许让他吓了一跳,这个omega吻上了他。

    嘴唇十分柔软,带有一点点湿润,一开始只是相互摩擦着,直到三日月感觉有湿软的东西试图侵入自己的口腔。

    没有哪个发情期的omega可以拒绝一个优秀的alpha,这是自然的规则。三日月轻笑了一下,虽然应该是不怀好意的侵入者,但是还是回对方一个热烈的吻。他注意到,对方的裤子上早已撑起了一个帐篷,omega忍的很难受。不能得到解决的话,情况会很危险。

    良久,唇分。三日月看着鹤丸潮红的脸,鹤丸的眼神里泛着些许波澜,有些迷离:“哦呀,鹤丸国永先生,你这个举动是不是过于热情了一些?我虽然喜欢美丽的事物,但是内心还是有些腼腆的。”

    “哈……刚刚明明技术很不错你还有脸说这个?”鹤丸正处在理智崩溃的边缘,可是他不能踏出这个边缘,这可是在别的毫不相干的家族的老巢里,还和该家族大家长本人搞上了,并趁机被标记宣誓主权可不是开玩笑的事。而且三条家也并不是什么可以惹得起的家族。

    然而,谁叫他是一个omega?谁叫他一个人跑出去玩不加伪装以至于被下药?

    鹤丸在没有完全丧失思考能力的情况下思索着应该怎么回去。

    他再次把脸靠近三日月,三日月却用手捂住了他的嘴:“你告诉我你的目标是什么,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可以放你走,并且满足你的需求。”

    鹤丸一把掰开三日月隔开他两的手:“哪有心思跟你玩这个,磨磨唧唧像个老头啊你,非要说的话,和你不相干,只是一点小事,不小心把你卷进来了而已。”他一把搂上三日月的脖子,再次吻了上去。

    三日月在热情地和对方拥吻的间隙,伸手在抽屉中摸了一支药剂,瞬间插入对方的腺体上,注射了进去。鹤丸在一片迷乱之中猛的惊醒:“你……”

    还真是大事不妙啊。

    三日月感觉怀中的人渐渐没了力气,看着他的眼睛慢慢的合上,带着些许不甘与惊恐,最后鹤丸静静地睡着了。

    他端详着睡着的鹤丸,有些出神。鹤丸原本烫的惊人的皮肤温度一点点地降低至正常水平,信息素的味道一点点地淡了下来。说实话,他自己也快要硬成一块铁,一个alpha遇上一个发情的omega还被撩来撩去能忍住已经算是很不容易了,况且对方还是一个美人。

    “这可真是麻烦的情况啊……”他轻笑。


*

    鹤丸睁开眼,望见的是装修的精致的天花板,他躺着的床也十分柔软,很舒服。

    他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头有些痛,应该是药的原因,再环顾一下四周的环境。

    “……???”这环境似乎有些眼熟……

    “醒了吗?”深蓝色发,面容精致的男人坐在书桌旁,笑眯眯地看着他。

    这感情是留在了临时避难所啊?自己好像之前拉着很厉害的人物乱亲一通甚至有直接来一发的势头,这很糟糕啊。不过身体并没有什么异样,那就是那人在自己睡着的间隙没有干什么不得了的事,还是挺有自制力的。

    鹤丸问三日月:“我的刀和手机呢?你最好不要告诉我你私自收缴了,不然让你好看。”

    “哦呀火气不要那么大,刀帮你搁起来了,随身带着指不定你醒了就要和我干架,手机在你枕边呢。”三日月一脸无害的表情,“明明之前还很可爱的。”

    鹤丸并不想理这个人,一把抓起手机,他消失那么久,估计烛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罗快要把整个城市乃至整个日本掀翻了。打开手机一看,果然,两个人几近疯狂地给他打电话发短信,就差把他手机打爆。

    又一个电话打来,是烛台切,鹤丸接了电话:“光忠……”

    烛台切显然很焦急:“啊!鹤先生你终于接电话了!你还好吗发生了什么事?昨天晚上你出去以后就没了消息我和小俱利都要急死了,你在哪?再不回来小俱利的脸就要黑透了他会带一帮人翻遍整个京都!”

    “昨晚被人算计了……我现在的情况说出来你都可能不会信,我现在在三条家大家长的房间里,而他本人就在我旁边,还有小伽罗已经黑透了不是吗。”

    “什么?!你说你在三条家?是谁算计你?三条大家长他愿不愿意放你出来不愿意的话我现在就带人攻破三条家大门救你出来!”烛台切似乎急得要炸了。

    鹤丸觉得有他们两个朋友真是这辈子最幸运的事,虽然觉得烛台切就像他妈妈一样每天唠叨还是个家务达人,大俱利就像中二时期的高中生一样一副冷漠脸,但是自己失踪了最担心自己的还是他们,最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也一直在。

    他转头问三日月:“你是打算把我囚禁在这里呢还是打算让我走?”虽然他对三日月放他走不抱太大的希望,但是总是要搏一搏的再打算。

    对方的回答出乎意料:“可以啊,你走吧。”

    鹤丸有点难以置信,其实这种情况下,伊达家很危险,omega本来就注定会被另一个alpha占有,而昨晚三日月很明显有绝对的优势,但是他没有这样做,还放自己走,鹤丸不经在想三日月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不要想了,我没有什么阴谋。”对方似乎看破了自己在思考什么,“算我们交个朋友如何?你可以让你的人到大门口来迎接你。”

    鹤丸彻底被三日月吓到了,但还是对烛台切说:“对方好像没有什么恶意,你多带一点人,叫小伽罗不要来了留在本部,十分钟后到三条大门口接我。”然后听到烛台切高兴又紧张地挂了电话。

    “我的刀呢?白底金饰的那把,放哪了还给我。”

     三日月从不显眼的一个墙角把那把刀拿了出来,递给鹤丸:“这么急着就要走吗?不要忘了你身上还留着我的临时标记。”

    鹤丸又是一愣,说起来前一晚确实似乎是自己非要抓着人家乱亲一通来着……临时标记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他居然把这事给忽略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脸色一变:“三日月宗近,你到底想干什么?”

    三日月向他走进,勾起鹤丸的下巴,鹤丸差点为这个失礼的举动拔刀,但是被三日月制止住了:“自己主动自愿的要我对你临时标记,但是想一想你那是强迫吧,突然一下就把自己送上门,你还问我想干什么?”

    临时标记没有个一星期是绝对消除不了的,鹤丸又羞又恼,恨不得抓住那个给他下药的混蛋把他大卸八块,这样回去整个伊达家都会轰动的,烛台切会不停的责怪他,大俱利肯定会带人无论如何都把三条家除了,虽然这是不太可能的,以实力的差距来看。

    “这件事不用你管,我自己能解决,你也不用担心,我不会纠缠你,但是你最好不要对伊达家动什么不好的念头。”鹤丸警告他,摔门风风火火地走向大门,幸好三日月早就嘱咐其他人不要拦着他,不然他没办法一路畅通无阻。

    

    

    鹤丸终于回到了伊达本部,面临的是自己被临时标记而起的风暴,烛台切对着他责怪了好久,大俱利果然想带着人掀翻三条家,拿上装备就想出门,可是被拦了下来。

    鹤丸被烛台切下了禁足令,他被临时标记这件事被被人知道了就不妙了,因为他一直是以一个beta的身份出现在大众面前的,他是omega这件事本身就应该只有烛台切和大俱利知道。

    鹤丸被关在他自己的房间里,有吃有喝有WiFi,房间可以把他的信息素很好的隔离,一开始他觉得也用不着做的那么绝,好像味道不会特别明显,烛台切说不是的一般的alpha都闻得出来你的信息素有什么变化你就不要想什么招出去了,一周之后我再放你出来。

    鹤丸说光忠你好狠毒啊,你还是我妈吗?我会无聊到死去的。

    烛台切白了他一眼,这是你自己弄成这样的不能怪我。然后就工作去了,追查那晚给鹤丸下药的人是谁有什么背景。

    自由自在的鹤一下子就被关在了笼子里,鹤丸有一千一万个想砍人的冲动,特别是那个小婊砸和三日月。

    被禁足的第二天夜晚,鹤丸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打着ES,心想这个小基佬游戏其实还不错还有剧情可以看,然后一条信息提示闪过,是未知的号码。

    【你能出来吗?我带你出去走走。——三日月宗近】

    鹤丸有些奇怪,他明明没有把自己的号码留给三日月,难不成三条家技术部黑进了通讯公司把他的号码翻了出来甚至还看了一遍他发的所有恶作剧信息?想想都瘆的慌。

    【大家长还会亲自约其他组织的头领?真是吓到我了,你不会又有什么目的吧?( •ิ_• ิ)】

    【你的阴谋论什么时候能不要在我身上用了啊,我给你好东西,补偿你,你现在肯定被禁足了吧?】

    【是啊是啊托你的福,什么好东西给我?】

    【隐藏你身上的临时标记用的药剂,你不要就算了。】

    鹤丸心想你玩我呢有这东西当初不拿给我偏要我回去了才想到给我,【当然要!十五分钟后到游乐场门口等我!ヽ(゚∀゚)ノ】

    【你不是被禁足了吗?】

    【我自己家我还不知道应该怎么出来吗?你太小看我了。不要带人,就你和我。】

    【哈哈哈,甚好甚好,不见不散。】

    于是鹤丸穿上了一件黑色T恤,搭配一条牛仔裤,挂上一些金属饰品,带上一头黑色假发,用红色的美瞳盖去了原本金色的瞳孔,这样大概没人认得出他。轻巧地躲开了防卫让他们感觉不到他的离开,顺带租上一辆摩托车,轰轰地朝着游乐场飞驰而去。

    

*

    夜晚七点时分的游乐园简直就是全市最为热闹的地方,到处都洋溢着欢乐的气息。有一家三口,孩子会拉着父母去自己想去的地点,有热恋中的情侣,不约而同地选择在摩天轮上告白。

    其实鹤丸以前也常常从繁忙的事务中逃离出来,也是这样一副装扮,像一个四处为梦想奋斗的街头摇滚歌手,一个人到游乐园玩耍。

    游乐园大门装饰满了彩灯,不停变幻着颜色,有时一闪一闪,明朗的夏夜里甚至夺去了星星的闪耀,映照在鹤丸瞳孔里,被红色美瞳隐藏的原本的蜜金色也显现出来了一点,随着灯光闪耀。他坐在大门口的长椅上等待三日月到来。

    “哈哈哈,抱歉晚到了一点。”身后传来男人的声音。

    回头一看,果然是三日月,他带着一副眼镜,穿着类似公司职员的服装,完全看不出是著名黑道大家长。

    “你这装扮可真是新奇呐。”鹤丸盯着三日月上下打量一番,饶有趣味。

    三日月笑道:“你不也是吗?不仔细观察还真是认不出来,黑色可不是你的颜色。”

    “诶嘿嘿,就是要达到别人认不出的效果啊,话说回来你要给我的东西呢?”

    三日月从袋子里掏出一个小包,递给鹤丸:“回去再注射吧,用完身体会虚脱几小时。”

    鹤丸打开包,是一针小小的药剂:“你们三条家的科技似乎比我们要强啊,我们最多就是能让我装一装beta而已,谢谢啦。”

    “收下就好,那么再见。”三日月转身要走。

    “欸等等!”鹤丸叫住了他,“我看你人挺好的,既然都到这门口了,进去玩玩再走如何?”

    “会被误认为伴侣哦。”

    “不要紧啦,反正现在没人认得出你和我。”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都说敢陪鹤丸来游乐园的人都是一位勇士,具体为什么,因为他本来就是喜欢惊吓的鹤。

    鹤丸就像孩子一样,大笑着拉着三日月到处跑,看到刺激的项目就两眼放光,比如大摆锤,模拟蹦极,过山车一类的。

    虽说他不是第一次来玩这些惊险项目了,但是令他兴奋的是能够看到三日月玩这些项目的反应。看三日月虽然对自己有些老流氓但是平时这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看着好像很弱,拍下他的反应,他觉得自己能够get很有趣的照片。

    三日月被他拉着到处跑,只是静静地看着拉着他的人笑的灿烂,虽然完全不害怕这些刺激项目也说不上,但是还是依着鹤丸,陪他去玩了。

    鹤丸拉着三日月去坐大摆锤,三日月下场之后和一个没事人一样,反而是他会有些不适反应,强颜欢笑,鹤丸有些失望,三日月这是深藏不露啊?不过又想一想那晚他强势的样子,是自己又被他的外表骗了。

    不甘心,又拉着三日月上了垂直过山车。过山车到最高点的时候突然停在了半空中,鹤丸有些害怕,可是强烈的好奇心让他睁开了眼看周围,夜晚的城市,霓虹灯闪耀,车来车往,甚是一片美景,可是来不及陶醉,过山车就嗖的一下向下坠去。

    鹤丸下车之后差点没把胃吐出来,这种过山车太刺激之前几次一个人逃出来玩都是害怕战胜好奇没有去尝试。三日月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等我样子,反而掺着他去厕所,扶他到旁边休息。

    鹤丸特别的不甘心:“你是怪物吗?我还以为你肯定会被吓得话都说不出来,太失望了!”

    “哈哈哈,对我来说这些游戏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啊,到是你的样子出乎我意料。”三日月递给他一瓶水,让他缓缓,“那么,接下来就不要追求刺激了,偶尔浪漫一下如何?我带你坐摩天轮。”

    鹤丸无可奈何只能答应三日月,这回换成了三日月拉着他走了。两个人手牵手,活生生像一对情侣,又意外引人注目,一些女孩子看着他们的样子两眼放光,就差把相机掏出来。鹤丸特别想冲上去解释我和这家伙不是情侣啊你们不要搞错了。

    可是自己身上还带着三日月的味道,让人没办法相信啊。

    

    这个游乐园有全城最大的摩天轮,在最高点可以俯瞰整个城市的夜景,它比过山车还高上些许,但是它代表的是浪漫,不是刺激。

    三日月和鹤丸在管理员微笑的且带着祝福的眼神下进了摩天轮。他们慢慢升高,来到半空中,鹤丸开心地注视着窗外的景象。

    在过山车上来不及好好欣赏的美景暴露在眼底,他能从玻璃窗中看到自己隐约的倒影,变装之后他差点自己都认不出自己,反正摩天轮上没谁看得到,索性摘下了黑色假发,露出原本的白。

    “这样的才叫鹤呀,纯白令人心动不是吗?”三日月看着他由衷说。

    鹤丸收回视线,对三日月说:“你想知道我那天为什么会那样的状态吗?”

    “洗耳恭听。”

    “是药,把发情期提前的催情物,只是效果作用时间短而已,也顺带着把我的beta伪装破坏掉了。”

    “那为什么会出现在我房间里?”

    “具体为什么我就不知道了,我就记得被下药之后,我昏了过去,醒来就发现自己到了三条内部,可是刚想逃走,你就闯了进来。”

    三日月一脸惊奇:“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上天送我一只偶然坠落凡间的仙鹤呢,没想到居然是一件这么大的事。”

    实不相瞒,很早以前看到鹤丸的照片,三日月就觉得鹤丸不似凡间之物,可是却和他一样混着黑道,还是风风火火的那种。不知道和自己一样是杀了多少人或者干了多少不好的事,也或许会和自己一样心血来潮做点公益。

    或许他该感谢那人将鹤丸送到他手中,只是方式不讨人喜。

    “你这种语气怎么感觉是在撩我啊?”鹤丸有些心慌,三日月索性起身坐在了他身旁,或许是太近了,又或许是三日月对他的赞美,鹤丸感觉脸有些烫。

    “你和我坐在同一侧真的不会把这个摩天轮坐坏啊?”鹤丸无力吐槽。

    摩天轮内光线略昏暗,鹤丸看不太清,然后就感觉三日月的脸越来越近,随即就吻上了他。

    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欲望被激发了出来,鹤丸鬼使神差地居然伸手搂住了三日月的脖子,还是在自己神智十分清醒的状态下,没有药物的加成与强迫。心底的某处被打开了,注入全新的感觉。

    唇分,鹤丸半眯着眼,看着三日月模糊的脸,摩天轮内部气温似乎升高了些许。这种发展,自己简直就像在谈恋爱的女高中生,被男孩子带上摩天轮,一个出其不意的吻,夺走了心。

    “三日月,这样可不太好吧?”

    三日月低声笑笑:“你是我见过的最中意的omega,考虑一下做我的人,怎么样?”

    “你这是想让我把伊达卖了么?”鹤丸警惕起来。

    “并不会,omega不是必须要臣服于alpha的,你我合作不是很好吗?”

    “嗯,你说的还算有道理,这要让我好好考虑了,直接就把自己卖了,光忠和小伽罗会杀了我的。”

    三日月用手指抚上鹤丸柔软的唇:“那么,把那晚的事做完如何?”

    鹤丸抓住他的手,轻笑:“好主意,不过不许标记我。”

    “明白。”

    现在,他们不需要任何言语,最原始的感情将他们卷入这一片夜。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08734572551209

    

    第二天早上,鹤丸是在急促的敲门声下醒的,死劲戳三日月要他起来开门奈何对方睡得和死猪一样怎么也醒不了,只能啧着腰痛拖着鞋起来开门。

    大俱利伽罗黑着脸站在门外。

    鹤丸意识到昨晚没留讯息给他们,自己还是偷跑出来的,意识到麻烦大的不得了。

    果不其然,大俱利伽罗拔出刀就想往里面闯,鹤丸急忙拦下他:“小伽罗你不要激动我们回去再慢慢解释啊!我就玩玩没有被标记不信我们去做个体检如何,这个人就算我的炮友啊!都是成年人了不要这么在意好不好??”

    鹤丸一个关门,整理好衣服,拿上东西,跟着回去了,留下三日月一个人在旅馆。

    

*

    “鹤先生,从出发到现在,你已经第七十六次看手机了,能不能好好办事?不要忘了今天要去砍的是对你下药的混蛋,还是暗堕了的混蛋。”烛台切以80码的速度带着鹤丸在道路上飞驰,“变成手机奴了可不好,上次的事我还没有好好教育你。”

    鹤丸闻言立刻就把手机放好,换做一副卖萌脸:“光忠你不要这样啊,有人给我发信息我当然不能无视啊!”

    “是三日月先生对吗?”

    “哇光忠你好厉害!他今晚又约我,所以我今晚不回去,他会到总部来接我所以不用担心我的安全。”鹤丸笑得灿烂。

    “不许干出格的事,知道吗?”烛台切很无奈,虽然伊达三条已经联合了,但是还是很不放心这只不省心的鹤。

    “好的妈妈!!”

    啊啊,空气中恋爱的酸臭味真是让人窒息。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


标题。。。乱取的( •ิ_• ิ)也是aimer女神的歌名,但是没有一点联系

这个脑洞我是想长篇,但是时间。。。所以缩水,很多想表达的都没有表达好,果咩纳塞。

嗯?你问我本子repo去哪了?大概等到放长假吧。。。又或许明年高考完了我才会再次出现,高三狗的哀嚎

那么明年再见

谁会等你


    

    

    

   

    

    

    

     



评论(5)
热度(84)

© 啊殊_沉迷男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