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懒,谨慎关注。
沉迷打农药而变得石乐志。
みかつるは世界の珍宝。
鹤右倾向注意。
吃米英|铠约|太宰中心|霍游。
心里仍然藏着一个英sir。

【三日鹤】赌局

我回来渣文啦!!!【然而没有人想你

被某人逼的哭着炖了肉,不好吃!!! 到后面才发现原来自己想的剧情完全被肉覆盖了

我是罪人啊啊啊啊啊!!不要打我!!!!第一次炖的肉汤呜呜呜

三条黑帮少爷三明×花魁鹤

没问题就开始吧,为什么那么多废话

 

 

-----------------------------

 

【三日鹤】赌局




    “看啊看啊,有新的花魁游街仪式开始了!”
    在这吉原的中央繁华阶段,前来尽兴的客人与在一旁的游女都停下了自己正在做的事,纷纷奔向街道中央,一睹新花魁的风采。
    街道中央,花车开道,侍从前呼后拥,其中衣着最为华丽的,那便是这新花魁了。一手扶着身旁侍从的肩,脚踩着奇高无比的木屐,缓慢地,一步步走着。
    “你知道吗,看那标志,是玉菊屋的鹤。”游人窃窃私语。
    鹤与其他的妓女不同,是吉原自古以来稀有的几名男伎之一,可是他还是得到了众多客人的认可与爱慕,理所当然的,十七岁的夏日,走在了花魁道中。
    今日的他与往常的新花魁一样,穿着艳丽无比的和服,耀眼的红,搭配以鲜亮的金丝秀成的鹤舞花纹,因为头发仅是后脑勺有一小撮略长的发,不能像其他花魁一般梳复杂而庄重华丽的发型,配以上十支金钗,而是在一边别了一支简单而不失精致的花簪。
    华丽的装扮衬着他白皙的皮肤与纯白的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耀眼    他接受着来自于周围的充满羡慕的目光,报以温柔的笑。
    “鹤真是出色啊,又文雅,希望有朝一日我也可以像他一样。”游女们羡慕的感情充满了心。
    花魁道中,甚是热闹。


    夜晚的吉原被灯笼照的灯火通明,妓女们坐在屋内喝酒,吸着烟,时不时向隔着似于牢笼的木质隔断外的人使妩媚的眼神,引客人进店,招揽生意。
    鹤在自己房间默默地弹着三味线,没有听众,或是说,那一弯明亮的月亮就是他的听众。
    在成为花魁以后,他比以前拘谨了许多。以前的生活,虽然不像现在这样有穿不完的华丽的衣裳,没有用不完的装饰品,没有他人羡慕的目光,但是他也宁愿回到从前,过无拘无束的生活。
    他可以素面,没有身上繁重的装饰,像前来尽兴的武士,在吉原的街道上随意地晃荡,将帽沿稍稍压低一下,很少人认得出他,累了就找个地方稍作歇息,与他人毫无顾忌地在一起嬉笑。作为普通的艺伎,是不用接客的,有演出,便回去稍作打扮,他在高高的楼上,弹着三味线唱着和曲,客人在底下仰望着他,妄想着他穿上白无垢的样子,甚是美好。
    如今一切都不同了,他不可以在街上无顾地晃荡,作为花魁,要懂得规矩。一般的客人只有挥洒个一大把钱才有可能见他一面,作为此时玉菊屋的至宝,他不可随便露面。
    慕名而来的客人哪个不会对他有欲心呢?鹤甚是对这反感,所以能够真正和他说上几句话,甚至近距离看他的人还没有过,花魁在接受客人之前是要先见上两面的,若是看不上眼,大可什么也不说就返回,当然客人还是要掏钱的。他每次都是在见了客人第一次面以后,就不再见第二面。
    都说,没人能猜透鹤的心思,有人可以获得鹤的芳心了,那就足以传遍整个吉原。
    
    鹤只有在广阔的天空下,才能展现出它的美。
    他见过无数想从这里逃离的妓女,可是每一个的下场都是很惨的,被捉回来一阵毒打然后关起来的,翻墙被发现而死的,什么样的都见过,眼神里都是遮不住的痴。
    只有他不会做出任何出头的举动,好像在默默地等待着什么。
    
    “鹤呀,有新客人了,快准备准备。”有人在叫他了。
    他隔着门慵懒地应了一声,拖沓着,放下三味线,一番装扮,踏上了去扬屋的道。
    
    “三日月少爷,我家的鹤到了。”
    鹤脱下了那双笨重行动不便的鞋,进了里屋,门口站着高大的男人,长得并不和善,有着和自己一样的白色的发。隔着薄薄的屏风望了一眼,屏风上打出客人的影子,似乎是一位风度翩翩的公子。
    名叫三日月的客人坐在厅的一旁,身着深蓝的和服,发旁的金色流苏一晃一晃,鹤偷偷地瞄,那人面容精致姣好,有一种温柔优雅的气质,像是大家公子。
    鹤在离客人很远的地方坐了下来,抱起三味线,悠悠地唱,唱了一曲又一曲,客人似乎也很满意,只是饮着茶,微微地笑,看不清眼神。
    唱了几曲,鹤起身向对方作礼,便打算要走,他一向都不会对客人有多大好感,也不会去多看几眼,只是当做工作任务罢而去应付。
    走到门关,正要拉开门离开,身后就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混着起身时衣料的摩擦声。
    鹤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一回头,他就看见了那两弯月,闪闪发亮,近在咫尺。
    【好看……】
    他一时间被这双眼迷了心,还未做出回应,便被顺势拉倒在了三日月怀中。
    他被吓了一跳,一把推开了三日月:“你……你干什么!!不懂规矩吗?”
    “鹤这么冷漠,打算完事就逃跑吗?”三日月笑的意味深长,“你的脸红了哦。”
    鹤举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温度有些高,刚才被对方突如其来的亲密举动和那双美丽的眼睛吓到了。
    好像,这双眼睛,似曾相识……
    鹤愣在原地,眼神发直,刚才,好像是被这个恶劣的人给调戏了!这消息穿出去估计不要几天整个吉原都会轰动的。他气的不知道要做出什么举动。
    三日月凑到他的耳边小声的说:“鹤不记得我了啊……也罢,毕竟很久了,下次我还会来找你的。”呼出的气流弄得他脖子有些痒而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
    “子狐,走吧。”三日月向那个高大的银发男人示意,叫子狐的男人回头看了看鹤,就转身走了。
    不可理喻。
   
    
    回了玉菊屋,鹤一整晚都有些精神恍惚。
    “鹤!听说你被客人调戏了?真是天大的新闻啊!快告诉我对方怎么样!是不是很帅很有钱?”一名妓女往鹤身上蹭了蹭,玩味地说到。
    “你给我滚。”他回给了她一个厌恶烦躁的眼神。
    “切,没劲。”女人没好气地走了。
    夜深了,他做了一个梦,是他很小很小,约摸五岁吧,大宅院内,一个男人冷冷地说要把他卖到吉原去,一个女人来把他领走时,他看到一个哥哥,恶狠狠地瞪着那个男人,然后又对自己说——
    “等我,国永。”
    然后,直到现在,他都在坚信着梦里的哥哥会来把他从这笼中放出来,虽然时间已经把那个面容冲的模糊不已,他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只能默默等待。


    自那次之后又约摸过了一星期,鹤回到了状态,可是又无视不了那个叫三日月的客人。
    “我还会来找你。”
    鹤迟迟都忘不了这句话,还有三日月美的到了祸国殃民的程度的美貌以及优雅的风度。
    “鹤。”
    从外面传来了叫他的声音,他立马转过身,就看到窗台上的人影,赶忙去拉开了窗台的门。
    是三日月。
    鹤看着他,脸上写满了惊讶,“我说过我会再来找你的,为什么一脸惊讶?”三日月笑吟吟地看着他。
    “哇又是你这个老流氓!谁会想到你说的再来[找]我是这样[找]啊!你可真是吓到我了。”
    “……鹤,我才三十。”
    “……我随口叫的。”鹤翻了一个与自己身份极不相符的白眼。
    “先提醒一句,要再看我是要花钱的,当然,比上一次会更贵,开其他服务还有加,所以你找我干嘛?”鹤让三日月在一旁坐下,给他倒上了一杯酒。
    “看来你现在很适应在这里的生活了啊。”
    “都已经十多年了,怎么进来的,还有自己的家人在哪,甚至自己的本名都早就忘记了,也当上了花魁,还能奢求什么?再多,也一辈子都出不去的。”鹤脸上的表情有一丝复杂。
    三日月起身,来到他身边坐下,从他的身后一把抱住了他。
    “!!!”鹤再次被这毫无礼貌的举动吓到了,挣扎了一下,但是三日月抱的很紧,“你又干什么?!放手啊!我们才第二次见面而已啊!虽然是花魁,但是我也是有尊严的!!”
----------------------------------------meat--------------------------

    

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3937747206324821&vid=5846265708&extparam=&from=1055095010&wm=4209_8001&ip=106.6.57.85

 

 

----------------------------------------------------------------------------
    第二天醒来,三日月已不在身边,但是房间内的一片狼藉隐隐作痛的腰都证明着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鹤特别想找个地方把自己埋起来,真的。
    这次可以说,花魁陪睡,还是免费服务,让三日月那个老流氓捡着了。
    他还记得那个赌,三日月说,他会喜欢他。
    可如今,这不是一场早就有结果的赌局吗?
    鹤不清楚是为什么,自己在很早以前,肯定是喜欢过三日月这个人的,而且,这份感情保留到了现在,只是一直没有被挖掘罢了。
    从一开始,三日月就赢了呢。
    
    
    三天后。
    “鹤!三条家的三日月少爷找你,就在楼下呢,快准备一下!”
    鹤听闻此事,不做任何打扮地便飞奔下了楼。
    三日月站在门口,身边是那个叫子狐的男人,但是多了一个瘦小的银发少年,一个高大的看起来很凶的男人以及一个黑发的稳重青年。
    “鹤。”三日月笑的灿烂又令人怀念,“又或是五条国永,我说过,等我。”
    泪水夺眶而出,是幸福而开心的。他终于等到了。
    “嗯,三日月,带我走吧。”
    
    此生此世,我不会再放开你。

 

END.

 

-------------------------------------------------------------

微博不是用的大号。。。。

不好吃,不要打我呜呜呜

高二狗寒假时间太少,有时间更一更依存病?应该不会有人记得

啊啊好害羞


评论(11)
热度(71)
  1. piemul832kt啊殊_沉迷男色 转载了此文字

© 啊殊_沉迷男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