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产粮,跳坑,有缘小号见。
みかつるは世界の珍宝。
鹤右倾向注意。
吃米英|云亮|太宰中心|霍游。
心里仍然藏着一个英sir。

【三日鹤】一誓·一生

这次码了一篇渣短篇

依存病这个坑因为肯定开学前填不完,而且开学后除非放假基本全面禁网,所以满足一下自己来了个短篇。

全文6200+字,很少。。。

妖怪paro,一如既往的加了奇怪的设定。

ooc

下面放文咯


——————————我是分界线——————————


『一誓·一生』


    这是一个月与鹤的故事。

   

   

   

   

    鹤丸国永,是一只自由自在的鹤,对世间的一切事物都抱着不可思议的好奇心。

    他,如同他的名字,只是一只普普通通的鹤妖。

    修成人形的意义,鹤丸从来都没有去思考过,只是知道,这样会有一种新鲜感,十分有趣。

    夜晚,他在湖边,有劲的双翅渐渐化为人类的手臂,他变为一个有着白色头发,如同满月一样的金色瞳孔,白皙皮肤,穿着一袭白衣的男子。

    当然,他是一只美丽的妖怪,混进人类中也只是会被别人认为是一个美男子而已。

    鹤丸喜欢身处高处的感觉,视野很广,能够看清很多地方,甚至是每一个角落。他认为,在高处可以更好地研究这个世界。

    鹤丸每次都会选择一棵最高的树,一跃而上,坐在它顶端的一根树枝上,俯瞰着一切。

    林中的松鼠采着果子,湖里的鱼时不时会撺出水面,小鹿会停留在湖水边饮水,还有带着孩子的动物妈妈,一切都是那么有趣,吸引着鹤丸去观察,去感受自然的魅力。

    月光非常的柔和,笼罩着这一切。

    那是月光比什么时候都要明亮的夜晚,鹤丸觉得眼前的月亮似乎离自己特别的近,万物在月光的照耀下也显得比以往更具有灵气,更人有生机。动物们好像觉得这月光过于耀眼,大多数都躲进了各自的家平时闪耀的萤火虫此时也黯然失色。只有鹤丸一个人,不,一只妖坐在高处感受这一片寂静。

    湖面的反光使鹤丸没办法回避,视线不自觉地被吸引向湖中心,鹤丸发现,湖面上,有一个人在行走。

    那个人虽然是在湖中央,可是脚下却没有船只,似乎脚下的湖面完全被冻结住了一样,供他落脚,他则朝月亮的方向慢慢地行走。

    好奇心旺盛的鹤瞬间产生了强烈的兴趣,能够做到这一点的,除了妖,还会是什么?他现出自己背后的翅膀,向湖中心飞去。

    「喂!前面的!你等等我啊!」鹤丸朝着那个人喊。

    湖面的人好像听见了鹤丸的呼喊,停下了脚步,转过身。

    「哇!你还真是踩在水面上的,真是把我吓了一跳啊!」鹤丸看见,这个人脚下的水泛着一圈圈的波纹,他自己在发着柔和的月光,耀眼无比。

    鹤丸第一次见到这么耀眼的妖怪。

    他穿着平安时期贵族的服饰,浑身都散发着高贵的气息,眼中还有一弯新月在发亮。

    【这家伙真好看啊。】鹤丸都有些被惊艳到了,他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妖,虽然他除了自己以外没有见过其他妖。

    「我是鹤丸国永,一只鹤妖,你能告诉我你是谁吗?」鹤丸没有在水面上站立的技能,只能不停地扇动自己的翅膀,将水面一下一下地打乱,与对方脚下的水波交织在一起。

    「我名为三日月宗近,是这月光的本身。」三日月指了指挂在天上的月亮。

    「果然啊,你也是妖怪!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见同类呢!」鹤丸激动地说。

    「哈哈哈,其实按理来说,我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妖怪呢。」三日月对着鹤丸笑了,柔和的可以融化对方「我差不多也要赶路了。」说着,转过身继续向前走去。

    鹤丸还是紧追其后「你要去哪里呢?为何不停下来休息?一直走不累吗?」

    「我的归属,不曾停止行走啊,如果我稍微在一个地方久留了一会儿,后果会变得严重的。」三日月望着月亮说。

    「是月亮吗?」鹤丸问他。

    三日月微微点了点头「做一只自由自在的鹤真好啊,我很羡慕你呢。离月亮最近的地方,便是归属,到达归属,我才可真正得到新生。」

    「你为什么不走快一点呢?或者借助一下其他力量,这样不就好了吗?」鹤丸觉得很奇怪。

    「哈哈哈,因为已经是一个老爷爷,走不动了啊。」三日月好像是在开玩笑。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呢……既然这样,我可是一只会飞的妖,速度很快哟!我拉你过去吧!保准你三天之内就到!」鹤丸二话不说,准备拉起三日月的手,把他带去他想要去的地方。

    出乎意料的是,鹤丸的手就这样一下子穿了过去,他捉了个空。三日月就像是一个幻像,根本没有实体。

    鹤丸吃惊地看着三日月,三日月脸上则好像写着说不清的复杂「鹤,不要你操心了,这就是我不可以接受一切外来帮助的原因,你应该懂得了吧。」三日月叹了口气,继续向前行进。

    鹤丸无能为力,只得选择放弃,可是看着三日月的失望,有些不甘心「三日月,你行走了多久呢?」

    「记不清了,大概一千年了吧。」

    「一直都是自己独自赶着路吗?」

    「是呀,不过已经习惯了呢。」

    「那么我来陪你赶路吧!反正这一百多年来我一直都是独自待在这地方,反正也没事干。」鹤丸爽朗地决定了。

    三日月吃惊地看着鹤丸,随后又恢复了平静的笑容「即使你会有一段时间看不到我,无法再回到自由自在的生活,你也愿意?」

    「不要紧,或许我只是缺少一个同类可以分享心情罢了,我什么时候才会看不到你呢?」

    「雨季的时候,乌云会遮住月亮,我虽然不会出现,但是还是在默默的赶路,你会感知到我的方位,可是白天你是感知不到我的。」三日月淡淡地说。

    「我可以感知到你的存在,那就足够了,我会陪着你,直到你到达目的地。」

    仙鹤围绕在月周围,好像二者永远也分不开。

    一誓,一笑,一生。

   


   

    鹤丸国永自从那晚之后,过起了旅行一般的生活。

    白天的时候,鹤丸感受不到任何三日月的气息,只能自己到处游荡。

    三日月总是出现地很及时,月亮完全挂在天边的时候,鹤丸就可以立即感受到他的气息,然后朝着他的方向飞去。可是鹤丸感觉每次三日月的位置,一次比一次离自己更远,他甚至怀疑三日月是不是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虽然自己的速度快,可是终究是妖,也是有一定体力限制的,到达三日月身边时,一次比一次更疲劳。

    「三日月,你倒是慢一点啊,我都快追不上你了。」鹤丸抱怨到。

    「哈哈哈,鹤也要这么狼狈的时候啊,好,我会放慢我的脚步的。」

    第一年,鹤丸白天去探索世间一切有趣的事物,顺便小睡一会儿,夜晚便很开心地和三日月分享。

    三日月每次出现出现地地方都不一样,有时是充满人群的闹市,鹤丸总是得完全变为人的样子,不可以靠翅膀追赶三日月。

    因为自己人样毕竟是个美男子,鹤丸有时还会被花痴的小女生跟踪。这让他感到头疼。

    第一年的雨季如期而至,鹤丸第一次会好久不见三日月。可是夜晚来临,虽然没有月亮的露脸,他还是能感觉到三日月默默地赶着路,鹤丸也发现,自从说了他太快以后,三日月便好像真的放满了脚步,自己感知到他的时候也离自己越来越近。

    雨季之时,鹤丸赶到三日月身边,虽然看不到三日月,可是他还是会和三日月说着白天发生的有趣的事,因为他知道,三日月正在静静地听着,脸上挂着柔和的笑容,虽然得不到任何答复,可是他,就在他身边,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

    陪着三日月赶路,鹤丸虽然身体感觉到了累,可是心中多年积累的孤独消失了。

    这就是人类所说的有得必有失吧。

    雨季对于鹤丸悠长的时间来说还是很短的,雨季结束,第二天的夜,鹤丸又可以看见三日月一成不变的姿态。

    唯一的变化,可能就是三日月发出的光亮略微的变弱了。

    「三日月,你为什么没有以前那么亮了?」鹤丸觉得很奇怪。

    「因为被鹤吸引了啊。」

    三日月将自己与鹤丸的距离一点点地拉进,距离太近了,鹤丸觉得三日月发出的光耀眼的让自己睁不开眼睛了。红透的枫树下,光影触碰嘴唇,虽然鹤丸没有任何感觉,毕竟他是触及不到三日月的。

    鹤丸并不懂三日月这个动作的意义「三日月,你这个动作代表了什么?」

    「代表我对鹤抱有的喜欢呀。」他的热烈的眼神炙热的好似要灼烧鹤丸。

    「哈哈哈,那还真是有趣呢。」鹤丸笑了,很开心,很开心。

    他们行走在林中,三日月下意识地将手慢慢靠近了鹤丸的手,然后做出牵着他的手的样子。鹤丸发现了三日月这一小小的举动,也做出了回应,虽然感觉手间空空的。

    【很想真正地触碰三日月。】鹤丸内心对于这个愿望充满了期盼。

    可是,现在做不到啊……真正的触碰。

    「三日月,我怎么才能触碰到你呢?」

    「也许,是当我得到新生的时候吧。」

    「那么我们走快一点啊!」鹤丸“松开”三日月的手,率先跑在了前面,然后回头催促三日月,就像一个孩子。

    「好好好,这就快一些。」三日月微微的加快了步伐。

    「三日月,你说,距离你获得新生还要经历多长的时间呢?」鹤丸突然间有了这样的疑问。

    「有鹤的陪伴,我想应该不久了吧,我可是干劲十足啊!」

    「可是,我也会变老,变得没有现在有精力,也会有走不动,飞不动了的时候,那个时候,三日月你可要缓着一点啊,一定要照顾一下我哟!」

    所谓的万物终会有一天的衰弱吧,鹤丸相信,就算他是妖,终究也逃脱不了这种命运。

    「如果真有这一天,我也一定会好好看着鹤的。」

   



  

    鹤丸陪伴三日月的第二年,他发现三日月变得虚弱了一些,三日月散发出来的光亮愈发的微弱。

    光也盖不过丛边的萤火虫了。

    鹤丸陪伴三日月的第五年,三日月的脚步渐渐地放缓了几倍,虽然鹤丸也会开始催促三日月快一点,可是还是没有办法变快一样。

    「三日月,五年前你可是快多了呀,难不成你比我还衰弱的更早?我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哈哈哈,还真是对不住了呢。」

    第八年,三日月说话的声音一天比一天更小,鹤丸与他对话时因为有时会听不清,也造成了一些困难。

    第十年。

    第十年的雨季过去,不知为何,鹤丸好像又回到了他第一次见三日月的地方,或许这就是月亮在捉弄人吧。

    这一次,三日月比以往出现的要更晚,晚到甚至月亮都快要落下了。

    鹤丸意识到时间不多,以这辈子最快的速度飞向三日月所在之地。

    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湖上。

    三日月此时发出的光亮已经非常微弱了,前行的速度也是不可言喻的慢。

    「三日月!我过来了!你没事吧!」鹤丸向着三日月喊,他飞过的地方有羽毛飘落,最终落在湖面上慢慢游荡。

    三日月张了张嘴,可是鹤丸听不到任何声音。

    现在,三日月似乎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三日月如今的姿态,好似在暗示他将要消失。

    鹤丸发现,三日月整体变得有一些透明了起来。三日月将手伸向月亮的方向,他可以透过自己的手看到月亮的样子。

    鹤丸此时很震惊,这一年的雨季之前,三日月的光也不像现在那么暗,也不会是完全发不出声音。

    也不会变得透明。

    「三日月……你……」鹤丸差点失声。

    三日月垂下眼帘,摇了摇头,手指在空中滑动,光影变成一个个字「不要担心,我只是有些累了而已。」

    月亮将近完全落下。

    鹤丸有扑到三日月怀里去,抱住他,不让他走的冲动,可是,自己做不到。

    三日月虚幻的好像就是幻觉。

    无忧无虑的鹤妖,终于落下了第一滴泪,心如刀绞,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也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太阳露了一点脸,三日月再次给了鹤丸一个近似虚无的吻。

    就这样,他们一边走一边默默地看着对方,好像要把对方刻进心底。

    「答应我明天还能再看到你。」

    三日月点了点头,在鹤丸的视线里,消失在朝阳中。

    鹤丸这一次视野里没有三日月之后,就没有再专心与探索有趣的事物中。

    他变成了一只不快乐的鹤。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现在这一句誓言,似乎受到了挑战。

    可能,一誓,误一生。

    焦急的等到了黑夜到来,这一次三日月也没有在月亮刚好完整时出现。

    快到日出,鹤丸终于感觉到了三日月在一座山的山坡上。

    尽全力飞去,鹤丸终于看到三日月,不过,这次三日月好像就是在等待着自己,一直向着远方投去视线,站在山坡上一棵樱花树下,一动不动,脸上净是憔悴。

    三日月已经完全不能发光了,一点一点地更加透明,鹤丸都快要看不清他了。

    心如刀绞的感觉再次袭来,鹤丸觉得,赶不上了,要永远失去了。

    三日月看到鹤丸,脸上又浮现了那让鹤丸融化的说不清的温柔,最后,努力地写出了一句话。

    【鹤,忘了我,还有,あいし……】

    鹤丸接近疯狂地冲向樱花树前。

    还是……晚了呢。

    看着那字句,鹤丸失声哭了,坐在樱花树前,无助的像个孩子。

    樱花树下,只有渐渐流逝的未完的光影字句,以及悲哀落下的樱花瓣。

    还有的是那打碎了的一生的誓言。

   



Side.三日月宗近

    有无数的人在月光下与恋人告白,永远在一起。

    有无数的人在月光下思念着自己的家乡。

    夜晚的气氛总是寂静的,也是世间除去了表面的一层一层妆,所透露出的最原本,最自然的样子,所有情感都得以最好的发挥。

    月光也受着这一切的滋润。

    直到一天,月光有了自己人类的模样。

    长相美丽的令人沉醉,个性也是原本的温柔的一塌糊涂,在人群中一定可以是一个人生赢家。

    月光给自己起了一个人类的名字,三日月宗近。

    可是正是因为那是受世俗影响而产生的个体,月亮有时高雅之物,所以他似乎天生就不完美。

    三日月按理来说应为妖,可是他却像一个幻觉,一只鬼魂,没有实体,生物碰不到他。有实体才可称为妖,这样的他,什么也不是。

    他本是月光,自会受到月亮的影响,他不可离月亮过远,不然会削弱自己,他只能不停地行走,追着月亮,走过一个又一个季节的轮回,只身一人。

    月亮的活力也很充沛,不停地移动,就是不允许他停下歇息,哪怕是多看一眼路边的风景。

    据说妖怪发现不了同类,好像与同类的缘永远都不会交织在一起。

    可是他不同,因为他什么也不是,所以看到过很多妖怪。

    可是应该怪自己过于耀眼,一开始就没有多少妖怪敢贸然接近他,虽然会有妖怪陪着他走一段段路,可是没有妖怪能够坚持很久,最多三天就放弃了,也没有妖怪可以做到对他完全敞开心扉。

    三日月宗近,是很寂寞的旅者。

    直到他路过了一片幽地,走在湖面上时,被一只鹤妖叫住。

    那鹤妖是很少敢贸然上前与他交流,并愿意认识他的妖怪之一。

    得知其名为鹤丸国永。

    从此,他获得了一个同伴,三日月不想一个人度过那么长的旅行,于是对他撒了一个谎,到最后连自己都想要将其变为真实的谎,对方相信了,而且立誓要陪自己去不存在的谎言中的近月之地。

    三日月原本以为鹤丸也会和其他妖怪一样,最终会厌烦,而且月亮离开地球的距离越来越大,所以自己一定要加快脚步,不能停下,对方肯定会觉得太快了追不上而放弃。

    可是三日月这次错了。

    三日月喜欢鹤丸的乐观,喜欢他的淳朴真实,喜欢他的对一切事物的好奇心。

    三日月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他。

    鹤丸追赶自己一次比一次累,三日月见了也感到愧疚,然而对方完全不会被这一点打败的样子,直到鹤丸点出了他的窘迫。

    三日月做出了影响他永远的决定。

    三日月不再与月亮同步,而是放慢自己的脚步,等待自己的鹤。

    可是,后遗症来的很快,症状恶化为无法加快脚步时,他就意识到自己要消失的结局了。

    不想白白消失。

    三日月用了吻的方式表达他对鹤丸的感情,虽然对方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虽然自己完全触碰不到对方。

    三日月知道,自己没办法给鹤丸一个完整的交代了。

    都是自己撒谎的报应。

    他欣然接受了,决定换做自己去好好努力地陪着鹤丸,毕竟,鹤丸身为妖,也是注定孤独的。


    第十年,他意识到自己真的快要消失了,就连再次现身在鹤丸面前,也变得艰难无比,无法再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感情了。

    要消失的前一天,他想把鹤丸的样子牢牢地映在心底,他发现了对方的不安。

    可是自己能做的,只有安慰他,不要慌。

    月亮终于与自己完全在不同的步调上了,自己真的要消失了。

    三日月选择在山坡的樱花树下,等待自己的鹤,不再跟着月走。

    这里的景,很美。

    他看着远方,望眼欲穿,焦急着等待对方的到来,他知道,鹤也一定在努力地朝自己飞来。

    终于看到了那白色的身影,拼命的样子让他心碎。

    坚持到了极点,意识快也被抽离了,最后只能让对方忘了自己,最后也不能够拥抱对方,好好地亲吻对方。

    拉着鹤的手,走遍世间,永远在一起。

    连爱也没有书写完整。

    就这样完全地消失了,不留下一点痕迹。

    最后能看到的,只有心爱的人无助的泪水。

   

End.


——————————我是分界线——————————


感谢看完

side2完全是补充设定啊摔!!

我必须看名著提高逼格!!

暑假就到这了,如果可以的话,寒假见。


评论(2)
热度(21)

© 啊殊_有缘再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