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懒,谨慎关注。
沉迷打农药而变得石乐志。
みかつるは世界の珍宝。
鹤右倾向注意。
吃米英|铠约|太宰中心|霍游。
心里仍然藏着一个英sir。

【三日鹤】依存病4

一如既往凌晨更文的我

好吧开头我还是不废话了,放正文。


——————————分界线君参上——————————




        「对不起,您是不是认错人了?」“三日月”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鹤丸,然后甩开了他的手。

        鹤丸张了张嘴,想说的话就和泉水一样,可是又什么都说不出口,看着三日月那犹如黑夜一般深不见底的眼睛。

        对方看鹤丸没反应,只是一脸茫然,于是扭头就走了,没有回头。

        鹤丸像一个人偶一样,呆呆地站在那,右手还是向前伸展着,保持着拉住三日月的姿势,可是只能看三日月渐行渐远。

        【这个玩笑,是不是开的太过分了啊,三日月……】

        鹤丸发现,似乎眼前的世界,变为了黑白的,不带半点色彩。

        那也许就是自己的强烈的悲哀感吧。

        泪从脸颊滑落到了地上。

        在医院工作的整段时间,鹤丸就像是失了魂一般,治疗别人,可是却治疗不了自己的伤。

        眼睛……好痛。

        鹤丸看到眼前的世界,还散布了一些黑色的斑点。

        人生中第三次出现这种症状。

        鹤丸不相信三日月会这样对待自己,他一定是在吓唬自己吧,可是三日月的眼睛,要怎么解释呢?

        决定晚上去一次三日月的家,问问他怎么回事。

        如果只是一个玩笑,那么这个玩笑开的太烂了吧,三日月。


        下了班,已是晚上七点,鹤丸照着记忆中的路线冲向三日月家。

        鹤丸敲了敲门,没有人应。

        「看来是出去演出了啊……」鹤丸失望透了。

        鹤丸倚着门坐了下来,还是决定坐在门口等着三日月回来,无论如何都要见到他。

        鹤丸望着三日月家前的景象,黑白,一片黑白。

        他有些受不了了,这种症状什么时候会消失,自己也不知道。

        追求美好的鹤,喜欢的是色彩缤纷的世界。

        【……还真是麻烦啊,这双眼睛。】鹤丸用自己的手覆盖着左眼。

        就这样,鹤丸呆呆的坐在三日月的门前,期盼着三日月的归来。

        可是现在的他,与自己距离二十米以上的物体,他都看见的是有黑色斑点的遮掩,模糊不清。

        晚上九点半。

        鹤丸终于看见有一个人正在向自己走来。

        鹤丸努力地盯着那个人,他迫切地想知道这是不是三日月。

        「咦?鹤呀,你怎么会这么晚了还坐在我家门口呢?」自己心心念念的声音叫了他的名字。

        三日月没有抛弃自己,他还是三日月宗近。

        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视野里的色彩又渐渐地恢复了。

        三日月拉起坐在地上的鹤丸,看见他的眼中泪水在打着转「鹤,你为什么要哭呢?这样不好看啊。」于是伸手抹掉了鹤丸眼中的泪,温柔地好像要把对方化掉。

        「呜……三日月……」鹤丸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爆发。

        「有什么事进门再说吧,鹤。」三日月打开了门。

        三日月拉着鹤丸,让鹤丸坐在自己的旁边。

        「鹤,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吧。」三日月脸上出现了疑惑的神态。

        鹤丸觉得很奇怪,三日月好像完全忘记了白天发生的事,完全没有发生一样。

        三日月眼中的那一弯新月又回来了。

        姑且先不要去在意「三日月,早上我碰见你,你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我?」鹤丸问。

        「……因为,我被困住了。」

        莫名其妙的回答,让鹤丸理解不透「什么意思?好歹用我能够听懂的话表达啊,三日月。」

        三日月脸变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表情「鹤,我们去屋顶吧。」

        鹤丸对三日月的举动感到奇怪,可是却没办法弄清楚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果然,自己对三日月的了解,少到可怜。

        没办法一个人探究出三日月早上不认识自己的原因,鹤丸心中莫名产生了一些悲哀。

        你到底隐瞒了什么?


        上到屋顶,还是坐在中间的席位上。

        「鹤,你是第一个这么在意我的人呢。」三日月脸上都是看不穿的笑意。「你是不是喜欢我?」

        鹤丸对三日月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打的措手不及,对方似乎在闪闪发亮的双眼又让他无法回避「为什么突然一下就问这种问题啊……这种玩笑太低级了吧!」

        「我是认真的哟,鹤。」三日月拉起了鹤丸的手。

        鹤丸有些慌张了,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不愿意说也没关系……我知道鹤是喜欢我的。」

        「什么?!你怎么能那么确定啊!」鹤丸有些吃惊。

        「我看得到的啊,鹤丸内心对我的感情,一开始是浅浅的颜色,现在,很浓烈呢。」三日月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很特殊,吓到了吧。」

        「是……没想到三日月,你的眼睛居然那么厉害啊!」鹤丸第一次遇到有和他一相似的眼睛的人。

        「鹤为什么会喜欢我呢?」

        反正已经被看出来了,那还有必要遮掩吗?鹤丸有些释然的感觉「因为你唯一可以为我驱走黑暗的人啊……总之,我就是喜欢你……」鹤丸没勇气告诉三日月自己的眼睛的特殊之处。

        鹤丸才发觉想问的跑偏了「三日月,你还没告诉我早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鹤希望每时每刻见到我吗?」三日月的回答似乎还是不在重点上。

        「当然啊……我觉得,如果有很长时间没见你,我一定会难过地死掉呢。」鹤丸笑笑「所以,不要再对我说不认识我了好吗?三日月,我不喜欢这种玩笑。」

        三日月对着月亮伸出了手,月下的他还是好像要融入月光之中「既然鹤那么依赖我的话,我绝对不会再被困住了……向你发誓。」

        鹤丸虽然还是对三日月的回答感到有些奇怪,可是也不再过多询问,肯定是有一定的原因,三日月不想说明罢了「是呀……不可以再被困住哟,不然我得依存病谁来补偿呢。」

        「哦呀,自由自在的鹤原来还有这种病吗?」

        「嗯嗯,自从遇到你以后……」

        三日月在鹤丸的唇上留下一吻,很轻,很温柔。鹤丸则为这突如其来的一举,吓得什么都说不出口。

        「哈哈哈,鹤被吓到原来是这个样子啊。」

        恶劣至极。


        「你为了他,想与我为敌,值得吗?」

        「为什么会不值得呢?」

        「最后你也之会发现,这只是镜花水月罢了,可笑。」

        这是外貌一摸一样的双方的对话。

        当然,谁也不会知道。


        第二天,三日月屋内。

        睁开眼,是如同夜一般的深邃的瞳孔。

        男子似乎精神有些恍惚,头突然的痛让他蜷缩起来「哈……抵抗我的囚禁还是蛮强烈的嘛……不过还是无用功。」嘴角浮出一抹邪魅的笑

        【鹤丸国永,真是一个危险的人物】

        「是时候做出一点行动了啊……」


——————————分界线君参上——————————

这次有点少不要嫌弃。。。

我总感觉自己写鹤球会加一点亚瑟柯克兰式的傲娇【不

这章。。。还是不忍直视。。。

其实上一章的回复里面有妹子猜中了设定来着

我果然逼格不够_(:_」∠)_

下章想开虐呢。


评论(14)
热度(30)

© 啊殊_沉迷男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