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懒,谨慎关注。
沉迷打农药而变得石乐志。
みかつるは世界の珍宝。
鹤右倾向注意。
吃米英|铠约|太宰中心|霍游。
心里仍然藏着一个英sir。

【三日鹤】依存病3

别问我为何老是凌晨更文!!!因为是暗夜使者!!【什么鬼

———————————我是分界线———————————




        鹤丸脱下鞋,进了门。

        三日月家虽然很小,但是却出奇地整洁,所以东西都摆放地井井有序,没有一丝杂乱之感。

        屋子的客厅散发着一种特殊的味道,名为三日月宗近的味道。

         鹤丸带着新奇的目光环视着屋子「三日月,没想到你表面一副除了唱歌什么都不会的样子,但是还是很会打扫屋子嘛,不像我家和狗窝一样。」

        「哈哈哈,是吗,极好极好。」三日月笑着说。

        【咕——】奇怪的声音从鹤丸的肚子中发出,他不得不承认,因为想快一点见到三日月,所以太匆忙而忘记了吃晚饭,肚子都开始抱怨了。

        三日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鹤呀,是因为急着见我所以忘记了吃晚饭吗?」

        一言戳中了鹤丸内心的窘迫,鹤丸的脸一下子就烧红了起来「什……什么呀……三日月你还真是自恋啊!」

        「既然这样,那么鹤就与我共进晚餐吧,我也还没吃饭呢。」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鹤丸就坐在一旁的餐桌旁,撑着脑袋看着三日月在厨房忙碌。

        三日月自然地从冰箱中拿出了两块看上去很美味的雪花牛肉,然后放在平底锅中慢慢煎制,熟练地撒上一些鹤丸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的料理。

        即使是在厨房忙碌,鹤丸也发现三日月的姿态还是一如既往的优雅从容,鹤丸时不时地看着他的背影也会入迷。

        一会儿之后,牛肉出锅了,三日月找了两个里面有紫色的和式花纹的盘子,将牛肉放在上面,顺便还摆上了一些蔬菜装饰牛肉。拿了两个小碗装好饭。

        「天……这家伙还是个人妻吗?!」鹤丸都忍不住在内心吐槽了起来。

        晚餐端上了桌,三日月做的菜看着就足以让鹤丸垂涎三尺了。夹了一小块牛肉混着饭放到嘴中,这味道……

        鹤丸好像看到天使在前面向自己伸出了双手,邀请他去天堂。

        「太——好吃了啊!三日月你是神吗!」鹤丸觉得自己幸福地要哭出来了。

        「哈哈哈,是吗?鹤喜欢就好。」




       鹤丸狼吞虎咽般地吃完了晚餐,甚至恨不得把盘子也舔一遍。

        三日月回房,不久后就拿出了他演出时都会用的吉他。

        鹤丸擦了擦自己脸上的食物残渣「是啊,饭太好吃了都忘记正事了呢……」

        三日月抱着吉他,拨了几下弦,确认声音正常「那么,鹤,你想听什么歌呢?」

        「其实你唱什么我都喜欢,因为是你唱的……」

        当然,鹤丸是不会这样说的。

        「嗯……那就我第一次见你时你唱的那首吧,我很喜欢。」

        「那首吗?我明白了。」

        鹤丸看着三日月,看着他瞬间就进入了他在舞台上的状态。

        和他第一次见到三日月时一样,用着他温柔似水的声音,有着优雅的姿态,让人陶醉的面容。

        后来,他才意识到,遇见三日月带给他的变化有多大,对于他的重要性有多大。

        鹤丸觉得,自己有很大的可能性得了一场大病,无论是谁也治疗不好的病。

        依存病。

        只是对于三日月的依存病,症状十分明显,强度也清晰可见。

        没有三日月,他会害怕自己的眼睛;会永远都得不到真正的安全感。

        所以他必须依赖着三日月宗近。

        还有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就是自己已经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三日月。

        然而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呢,特别是现在……

        或许,让它永远埋藏在心底会更好。


        一首歌的时间还是那么短,让人来不及走出其中的氛围。           

        「鹤,怎么样?满意吗?」三日月还是带着他一如既往地笑容看着鹤丸。

        鹤丸一下子回过神来「啊!超——满意啊!你简直就像是国际歌手,太好听了!」                     

        【可惜我做不到让你永远只为我一个人唱,我不能独自占有你的温柔。】

        「今天的夜色很美呢,我们去屋顶坐坐吧。」三日月向鹤丸发出了邀请。

        三日月领着鹤丸来到了自家的一个不起眼的小房间,是用来储物的房间,在它的角落搭有一架梯子,梯子顶端抵达的地方有一块木板,看来就是通向屋顶的门。

        鹤丸跟着三日月爬了上来,发现三日月家的屋顶简直就是一座秘密花园,三日月把空间利用的特别好,屋顶虽小,但是给人惬意的感觉。

        正中央还有一张桌子和两个坐垫,看起来就是为了赏夜色而准备的。

        自然地坐在中央,三日月从一旁拿了一壶酒,给鹤丸倒上。

        「三日月,这是什么酒?」鹤丸端详着杯中的酒,「是清酒吗?」

        「是的,不知道鹤丸喜不喜欢,哈哈哈,我就是有着老头子爱好的人呢,喜欢赏月饮清酒。」

        「啊,我最喜欢清酒了!没想到三日月也是一个有老头子品味的人啊!真是吓到我了!」鹤丸有些惊讶。

        三日月微微抬起头,望着月亮。

        今天的天上挂着的月,是三日月(新月)。

        淡淡的月光撒在三日月的脸庞上三日月好像与这月光融为了一体。

        鹤丸看着三日月的侧面,发现三日月眼中的月也在微微发亮。

        「今天的月亮也很美呢。」真是烂爆了的发话。

        「是呢。」鹤丸接话。

        「还是一成不变,都快要让我流泪了。」三日月稍稍地露出了一丝让人难懂的神色。

        鹤丸有些疑惑地看着三日月「咦?这是什么意思?」

        「哈……请不要在意,老头子的念叨罢了。」

       


        两个人不知道喝了多少杯酒,早已夜深。

        鹤丸和三日月道了别,回家去了。

        走到半路,鹤丸才想起重要的事。

        「天哪……居然忘记问三日月明天的演出安排了!我太笨了!」

        鹤丸想返回去问,可是已经很晚了,三日月应该早就睡了吧。

        「算了,明天晚上再看着办吧。」


        这一夜,鹤丸也睡得很香。

         早上了,鹤丸已经把上班时间调到了上午和下午,所以他不能睡懒觉了。

        急急忙忙地出了门,鹤丸几乎以光速奔向医院。

        在前方发现了熟悉的身影,是三日月。

        鹤丸欣喜地冲向前方,扯住了三日月的手臂「三日月啊!我昨天忘记问你今天在哪里演出了,好不容易碰到了,告诉一下我吧!」

        然而,鹤丸看到的是三日月看神经病一样的目光「对不起,请问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五雷轰顶,莫名其妙。

        鹤丸的第一感觉就是如此复杂。

        怎么可能?瞬时失忆?昨晚还……

        鹤丸发现一点不同,三日月眼中的那个月亮,消失了,就剩下和夜色相同的深不见底的深蓝。

        【……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是分界线———————————


我设定的爷爷不是普通人哟!

我设定的爷爷不是普通人哟!

我设定的爷爷不是普通人哟!

↑因为重要所以要说三遍【别发神经

可以说的是已确定玻璃渣。


评论(18)
热度(34)

© 啊殊_沉迷男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