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产粮,跳坑,有缘小号见。
みかつるは世界の珍宝。
鹤右倾向注意。
吃米英|云亮|太宰中心|霍游。
心里仍然藏着一个英sir。

【三日鹤】依存病2

叫我高产君【然而有质量吗

接着上一篇来。




        鹤丸国永,25岁的年轻医生,讨厌只有自己能看到的黑暗,喜好是惊吓与恐怖片。

        最近又多了一个喜好,听一个名为三日月宗近的歌手唱歌。

        「你知道吗,鹤丸最近提交申请把上班时间改为上午到下午啦!」

        「嗯嗯,知道,听别人说,他好像最近每天晚上都会去不同的餐厅或酒吧吃饭玩耍呢!」

        「唉,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随性了……」

        鹤丸总是能听到一些关于他夜晚行踪的念叨,他觉得很烦。

        自从第一次看到三日月表演后,鹤丸觉得自己一定是被他那柔和的嗓音和优雅的神态吸引了。

        若是有一天没看三日月表演,他就会觉得心里很失落。

        为何会如此依赖他?

        因为三日月的表演时间基本上都在晚上,六点到十二点不等,翘班去听不好,多了被发现了会有丢掉工作的危险。虽然鹤丸不喜欢待在医院,可这是自己唯一的饭碗,不可能自摔饭碗吧?所以干脆提交了换工作时间的申请,理由当然是假的。

        不负自己苦苦想的理由,申请批准了,于是可以放心地去看三日月演出了。鹤丸都觉得自己现在这样拼命地追着三日月,就好像三日月是大明星,自己则是追星的疯狂女高中生。

        过于荒唐了吧……

        「鹤丸医生最近的气色很好呢,不会是有女朋友了吧。」

        他不止一次听见自己的病人这样对自己说。

        不过鹤丸也发现自己确实很奇怪,在想到三日月演出的身影和他的歌声的时候,总会时不时地傻笑。

        和两死党在一起的时候也控制不住,大俱利和烛台切都差点以为鹤丸有女朋友了,而且去餐厅酒吧也不会带他们了。

        大俱利和烛台切决定要摸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方法,是跟踪。


        第一天,他们偷偷的躲在角落,看着鹤丸一如既往地和同事愉快地说再见,然后换衣服,出了医院的大门。

        小心翼翼地跟在鹤丸后面,不就就到了一家西餐厅,看着鹤丸进了门,选择在离演出区最近的地方坐下,点餐。

        「照常的话,不就之后这小子的女票一定会出现!」烛台切肯定地说。

        半小时。

        一小时。

        两小时……

        传说中的女票并没有出现。

        「所以说这家伙到底在干嘛?一个人都吃的那么带劲?咖啡这么好喝?!」大俱利有些受不了了。

        烛台切很无奈,「算了吧……今天就这样,我们明天再试一试。」

        然而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一直“调查”了一星期,什么也没发现,更没发现传说中的鹤丸的女票。

        「这真是太可怕了……」

        两个跟踪没恒心的笨蛋,有些事情是肯定发现不了的吧。


        鹤丸同往常一样,在三日月演出完之后会跑过去问他每天都必须问的问题。

        「三日月!你明天又是在什么地方演出呢?」

        「嗯……鹤呀,我不是每天都有演出哦,明天还没找到演出的地方呢。」三日月无奈地笑笑。

        鹤丸瞬时感到了满满的失望与不舍「啊……这样啊……」

        三日月发现了鹤丸眼中的失望「鹤很喜欢听我唱歌啊,要不这样吧,明天晚上八点的时候,来我家吧,鹤想听的话,我完全可以专门唱给鹤,遇到像鹤这样喜欢我的人还真是不容易啊。」

        我的天,居然是去三日月的家里听他专门为自己唱歌,这个邀请对鹤丸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大轰炸。

        「真的吗?还真是吓到我了啊……这怎么会好意思……」鹤丸心中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羞涩。

        「真的哦,这是我家的地址,你可以到这里来找我。」三日月顺手写了一张纸条递给鹤丸。

        鹤丸接过纸条,与三日月告了别,就出门回家了。

        拿着它,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心里好像有一架鼓,被这纸条敲得咚咚响,节奏很快,声音也很大。

        鹤丸总有错觉,这不是一张只有三日月家地址的纸条,而是……情书。

        「我在想些什么东西啊!真是大笨蛋。」

        说起来,虽然鹤丸从以前开始,就隔三差五地会收到女孩子的情书,也难怪,毕竟自己那么帅气,那么优秀。

        可是没有一次他会有如此剧烈的心跳,那些女孩子都被自己一一拒绝了。

        他有这样的心跳了,因为三日月宗近。

        可笑的是三日月只不过是给自己他家的地址而已。

        随脚踢走了落在自己脚边的一片树叶「啊……回想一下,好像自己最近没怎么受到那些只有自己能看到的黑暗的影响了呢。」鹤丸有些小吃惊。

        虽然环视一遍街道,还是能看到几抹黑暗在人们头顶,过滤掉那一片区域的颜色。

        可是完全不会影响心情。

        三日月宗近,真是一名好医生。

        鹤丸患有的【黑暗恐惧症】被治疗好了。


        鹤丸在满满的期待与兴奋中度过了一个白天。

        他不知道,今天所有人都觉得他头上在冒粉红泡泡。

        「鹤丸医生,您最近恋爱了吗?」一期一振问。

        「啊?一期你开玩笑吧,怎么可能呢!」鹤丸被这问题吓了一跳,手中的笔笔尖差点被自己折断。

        「请不要在意,可能是最近感觉鹤丸医生的“恋爱力”有点高啊。」

        所以说“恋爱力”是个什么东西。


        终于到了下班的时间,鹤丸认真地看了纸条上的地址,在脑中努力搜索了一遍具体位置,以平时的倍速出发了。

        再回想今天一期和自己说的话,还有以前别人问他是不是有女票,他开始怀疑自己了。

        想到三日月就觉得很安心,很温暖,一天不看他演出,准确地说是不见到他就会焦虑,和他说话的时候如果距离有点近就会稍稍地脸红,第一次心跳加快也是为他……

        自己不会喜欢上三日月宗近了吧……

        名为【喜欢】的感情,名为【恋爱】的感觉,原来是这样吗?有些不可想象。

        何况三日月也是一个大老爷们!真是罪孽啊!

        鹤丸有些不自在了。

        与自己的思想做斗争时,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三日月家的门口。

        鹤丸看了一眼时间,晚上七点。

        原来自己是那么迫不及待吗,整整提前了一小时。

        现在,是敲门,还是不敲门呢?

        鹤丸选择了前者。

       【咚咚咚】他敲了敲门,这声音鹤丸已经分不清是敲门声还是自己的心跳声了。

        不一会儿,三日月便打开了门「你来了啊,鹤,真是早呢。」三日月对鹤丸这么早有些吃惊。

        「哈……对我这么早的突然到来吓到了吗?」鹤丸笑笑。

        「哈哈哈,早点来更好呢,快进来吧。」

        就这样,鹤丸进了三日月的家门。


好的,这样三日鹤就这么搞上了【什么鬼

你们想看肉?对不起我不会写呢_(:_」∠)_但是他们会干的

当然下一章也是很素的一张,如果有荤,那是我心情好的时候。

初步是想来个BE注意_(:_」∠)_


评论(3)
热度(30)

© 啊殊_有缘再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