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懒,谨慎关注。
沉迷打农药而变得石乐志。
みかつるは世界の珍宝。
鹤右倾向注意。
吃米英|铠约|太宰中心|霍游。
心里仍然藏着一个英sir。

【三日鹤】依存病

如果你还记得我。。。那真是感谢万分。。。

之前那个坑被我弃掉了嘤嘤嘤,所以开了个新的_(:_」∠)_

还是很渣。。。

现代paro注意,还被我加了一些奇怪的设定。

不要嫌弃我啊_(:_」∠)_




        「鹤丸医生,504病房的病人出现了新的状况,请您赶紧过去看一下。」

        走在医院楼道里的白发男子停下了原本匆忙的脚步,听到呼唤后立即转身,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前进。

        冲进病房,病床上躺着的是奄奄一息的女子,那种病态根本让人想象不出她才仅仅二十三岁。 

        一旁的心率仪发出的【滴滴】声也断断续续,好似死神拿着他的夺命镰刀,一下一下断断续续地划着她的灵魂,好似即将凋零的花的脸显得十分痛苦。

        女子眼中流露出的,是满满的绝望,毕竟她早已被病痛折磨的生不如死,治疗只是为了给她多一些在世界上逗留的时间罢了。

        鹤丸国永急忙进行自己的急救工作,他又看见了那一抹抹黑暗,围绕在女子周围,像是一层黑纱笼罩在她的头上。                              


        鹤丸国永从小便与众不同,白的似乎失去了色素的皮肤,还有一头雪白的头发,特别是他琥珀色的眼睛,这双眼睛总是能发现人们的各种负面的情绪,而绝望最为突出。

        可笑的是自己选择的工作,医生,在医院工作的日子,每时每刻都能看见那一抹抹黑暗,鹤丸觉得自己都是在自作自受。

        【滴——】尖锐而又回旋不绝的声音响起,令人头皮发麻,这是死神成功得手的笑声。

        「木下真央,于2015年8月15日20时08分死亡。」鹤丸无奈地示意护士通知死者的家属,转身走了。


        对于这种事,鹤丸并不感到奇怪,或许是因为在医院工作久了,每天都能见到许多人离去。一开始会感到伤心,会对那一抹抹的黑暗感到恐惧,若是自己的病人死去的话,自己在回到家之后就会偷偷落泪,并且感到自责,抱怨自己的能力还是不够强。渐渐的,见多了,自己也没有那么地伤心了,可是也会感到一丝难过。

        人类是脆弱的,生命也是。

        鹤丸得出如此结论,他也会对自己这双眼睛不满,那些黑暗让他有时会感觉这个世界除了黑色,什么颜色都没有。


        10p.m.鹤丸国永的下班时间。

        「朋友们明天见哟!」一如既往地笑着说再见。

        脱下了自己的白大褂,换上一件黑色衬衣,一条灰色牛仔裤,就像是潮流的小青年,嗯,毕竟还是25岁的年轻人。

        走在回家的街道上,已是深夜,大阪的商店基本都关了门,人们也大多数回了家,所以街上没多少行人,大概现在还在这街道上的行人也是与他一样迫于工作而晚归吧。

        白天木下小姐死亡的场景鹤丸现在还映像清晰,毕竟整整半年都没有经历自己的病人死亡了,她那绝望的表情还在自己脑中回旋。

        久违地感到难过。

        「对了,去那家店吧。」鹤丸似乎想起了什么,调转方向,朝着那家店走去。

        店离鹤丸的位置不远,步行了大约五分钟之后,一家外观华丽的酒吧呈现在眼前,外形是一顶皇冠,店招牌很大,【QUEEN】。

        进门,气氛万分热腾,即使是在这夜晚寂静的大阪,也会有格格不入的景象。

        鹤丸很喜欢在自己工作之后感到心里略有些难过时来到这里,因为这里的客人,甚至是店员,似乎有一种默契,进店门就抛弃一切负面感情,所以鹤丸看不到哪怕是一抹黑暗,世界在这里对于鹤丸来说是全彩的。

        他很奇怪,其他人来这都是喝啤酒或者鸡尾酒这类看上去更适合这环境的就,可是他却只会点清酒,一个人,有时会和自己的好友大俱利伽罗和烛台切光忠,坐在一个偏僻的地方喝,当然,他们两个喝的是啤酒。

        鹤丸享受清酒的醇美时,如果大俱利和烛台切在旁的话,会说鹤丸对酒的口味像个老爷爷,与这里的格调完全不同。

        鹤丸会笑着说「嗯,或许我自己的内心早就是一个老爷爷了呢,吓到了你们吗?」

        喜欢带给别人惊吓,因为可以消除一些负面情绪,鹤丸觉得自己可能内心是个老顽童。

        原本动感的音乐突然一下被停止了,所有闪光灯也关闭了,鹤丸被吓了一跳,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舒缓的音乐响起,光直射上了舞台,一名男子出现在舞台上。

        深蓝色的头发,五官好似人偶般精致,身材匀称,个子也高高的,这样的外表,无论是谁也会惊叹不已吧。

        鹤丸一时间失了神,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个人就像是月亮的化身。

【Oh...】

【How about a round of applouse?】

【Hey,Standin ovation.】

【Oooh woah Yeah.....】

【......】

        台上人的声音温柔地像一湖静水,让鹤丸感到舒适,安心。带了一点男性特有的磁性。

        接近天籁。

        鹤丸一时间忘却了今日自己的病人死去带来的一丝难过,沉浸在这声音中,迷失了魂一般。

        鹤丸觉得,此时的他,并不是一名医生,而是一名患者,台上人才是医生,懂得治疗自己多年来内心的伤痕与疲劳。

        说起来,自己也很久没有真正地感到安心了呢,平常在同事们面前的开朗快乐,也很少是真的。

        台上人真的好像就是月,散发着柔和的光,令人安心。

        腮边有泪划过。

        一曲歌的时间很短,一下就似流水一样很快就过去了,全场好像还沉浸其中,十分安静,直到歌手弯腰谢幕。

        鹤丸才如梦初醒,他心中有了一个很强烈的声音——

        【鹤丸国永,拿出勇气去认识他吧!】


        鹤丸很快就离开了座位,不管自己还没喝完酒,飞步冲向舞台后方,发现了目标对象,目标对象正整理自己刚刚演出所挣得钱。

        鼓起勇气上前「你好,我是鹤丸国永,刚刚的演出非常精彩,我很喜欢。」脸颊微微有些发烫。

        男子发觉到了鹤丸的发话,抬起头,向他露出和善的笑容「你好,我是三日月宗近,只是一个流浪的无名歌手,能得到你的关注真是太好了,谢谢。」

        鹤丸发现,三日月眼中有着一弯新月,微微发亮,面容也比远望的要精致几分,笑容令人沉醉。

        「这可真是令我惊讶啊。」鹤丸第一次对一个人产生这样的感觉。

        「那么……三日月,你明天还会来这里演出吗?」鹤丸很关心这个问题。

        三日月眼帘稍稍地放下了一些「嗯……很遗憾,明天不会再到这里了,老板说,我的曲子太过于舒缓,不适合在酒吧这种热闹的地方出现,可是我只适合这种曲风,还能怎么办呢?」

        鹤丸一下子慌张了起来「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那明天你还会在其他地方唱歌吗?」

        「哈哈哈,会的,明天晚上七点的时候我会在一家叫做【Oliver】的西餐厅唱歌的,如果鹤丸想听的话,可以去那里见到我哟。」

        「嗯嗯!明天我一定会来听你演唱!」鹤丸脸上添了几分惊喜。

        已经快十二时了,鹤丸与三日月告了别。

        「鹤丸国永,真是个可爱的人呢。」三日月望着鹤丸离开的背影,想。

        三日月宗近,很高兴与鹤丸国永相识。

        他看见了属于鹤丸内心的色彩。


评论(4)
热度(39)

© 啊殊_沉迷男色 | Powered by LOFTER